第Z01版:关注
本版新闻列表
 
下一篇
2019年3月15日 星期

教师还得“教好”家长?
看“家庭教育春天”里的教师担当

全国两会期间,《关于进一步促进家庭教育发展的提案》等多个有关家庭教育的建议和“加快家庭教育法立法进程”的呼声,让家庭教育备受关注。目前,家庭教育立法已列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从这个意义上,代表、委员们认为,我国家庭教育已然迎来春天。

“要提高教师的家庭教育指导力。”在全国政协委员倪闽景的这个议题下——

□本报记者 黄莉萍

连绵的雨水低温后,3月11日,杭州市气象局官宣:杭州正式进入气象意义上的春季。

3月13日,在阳光温润的春天里,杭州滨兴学校副校长汤继强兴致盎然地介绍起学校的“教育合伙人计划”:“上周日邀请专家为家长们开讲座,这周启动教育伙伴成长计划,接下来,每个年级会依次召开优秀家长心得分享会……”

家长学校“风起云涌”

杭州滨兴学校是一所新居民子女为主的新区学校。“农村到城市,城镇化进程中家庭教育却没有跟上,对此学校义不容辞。”汤继强说。

与此相映衬的,是一项来自全国调查的数据显示,68%的家长对孩子教育感到“比较焦虑”“非常焦虑”。全国政协委员、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对此解读说,如今九成以上班主任认为家校沟通存在问题,家长参与沟通积极性不高,家校教育理念存在差异,家长缺乏家庭教育知识……

同时,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乡镇中小学特别是农村学校的教师,感到“最无法克服的困难”是家庭教育缺失甚至产生不良影响带给教师工作的种种阻力。

“农村学校里,留守家庭多,离异家庭多。这些家庭,迫切需要家庭教育指导。”常山县教育局办公室副主任徐德飞认为,这需要有情怀的教师们辛勤付出。

每天放学后,常山县新桥小学都会组织全体教师参与送教活动,为留守儿童辅导家庭作业、帮助学生养成良好习惯,并指导家长做好家庭教育工作。

每个月,江山市一都江小学都会请家庭教育存在困难的家庭报名,经筛选后由教师定期上门指导帮扶。

在我省,大多学校都是通过家长学校的形式指导家庭教育。

为构建新型的家长学校,近年来,舟山第三小学校长周燕娜带领教师开展了题为“打造有温度情怀的教育共同体”的课题研究。“我们通过家长读书会、各种形式的家长学堂和一对一的校长有约日,努力让每一位家长都能有所收获。”周燕娜说。

“要请家长来学校学习家庭教育,实话说,即便双休日他们都未必有时间来。”桐乡市翔云小学有过半的学生为新居民子女,家庭教育水平参差不齐。近年来,这所乡镇学校通过微信公众号、桐乡教育App等网络平台开展家长网校,解决了家长和学校交流“内容太少” “形式单一”“针对性差”“时间不匹配”等问题。“家长网校,不仅有优质的图文故事,还请优秀家长、教师、专家制作微课或音频,再通过平台进行分年级段精准推送,受到了家长们的热烈欢迎。”教师陆晓彤介绍,该校家长网校目前累积阅读量已达10万多。

家教指导“意兴阑珊”?

“我国家庭教育当前还处在自发状态,缺乏系统的指导。”“要想办法全面提高广大教师的家庭教育指导能力。”这是全国人大代表周洪宇、全国政协委员倪闽景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分别说的话。

教师的家庭教育指导能力一时成了关注的焦点。

“教师的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是并列的,有不同的要求,有各自的专业性。有些教师本身也未必能教育好自己的孩子,其家庭教育指导能力不言而喻。”嵊州市蛟镇中学周国梁这样认为。

“如今城市学校的很多家长都接受过良好教育,教师家庭教育指导水平不够的话,家长就不会买账。”9年前,民建浙江省参政议政委员会委员、杭州市天长小学教师周红就做过一个“社会转型时期家长教育观念”的调查与研究。她在调查中发现,信息社会中各种急功近利思想、自由主义、享乐主义等信息影响着少年儿童,也使得缺乏教育学、心理学等系统培训的家长自身教育判断出现困难,家长在孩子心中的权威性极大减弱。同时,有一定教育水平的家长对教师教育内容的真理性心存疑虑,在家庭教育实施中时常出现困惑和艰难选择等困境。

“教师们本身工作任务就重,学校要求做好家庭教育指导,但家长未必会听,或者压根不关心,教师们难免感觉使不上劲而心灰意冷。”宁波市教育科学研究所副所长、德育发展研究指导中心副主任张立新认为,家庭教育指导举步维艰,不仅因为家长、教师水平参差不齐,各学校重视程度同样参差不齐。

“前不久,我在省师训平台上报了北京师范大学教授王明姬关于家庭教育指导的培训,但校长不批。”我省某特色高中的一名教师告诉记者,更深入了解家庭教育知识的教师,在跟家长沟通时,能够更快把握住问题症结,给出的建议也会更有针对性,“因此我打算自己掏钱去学”。

家教研究待成体系

“我觉得一所学校至少三分之一的教师应该参加家庭教育方面的培训,取得合格证书才能担任班主任或进行家庭教育指导。”常山县湖东中心小学校长刘芳赟认为。

10年前,海宁市硖石中学教师田继红因参与国家十一五课题“不同年龄段孩子家庭教育指导的研究”而受启发,带领学校6位骨干教师一起成立海宁市首个家庭教育讲师团。这位从教已28年的教师感慨,为了能够称职,讲师团成员利用课余时间阅读大量的书籍,研究学生案例,探索初中生的生理和心理特点,“我们想方设法参加各种家庭教育指导培训,自费参加心理学等的培训”。如今,在实践中尝到甜头的田继红认为,应该将教师的家教指导力作为教师必备的专项能力之一。

而现实情况是,家庭教育指导方面的相关培训太少,但有此需求的教师同样不多。

“我们教科所会通过培训、沙龙和研究引领等方式吸引教师参与到家庭教育指导的学习中来,但对此引起重视的学校和教师并不多。”张立新认为,教师缺乏专业、系统的培训,导致学校的家庭教育指导也呈碎片化,“同样,国内专门研究家庭教育的专家也不多,这让我们的培训有时少了点吸引力”。

“很难请到真正懂家庭教育的专家。”这样的感受,杭州市教育科学研究所家庭教育研究员干亚莉也有。从事家庭教育指导工作已近20年的她认为,家庭教育指导专家,必须具备深厚的教育学、心理学、伦理学、社会学、法学、人际关系学等多学科知识,还得具备一定的咨询能力。

“希望国家能组织一些这样的专家对家庭教育进行系统研究,编写一套适合师范院校使用的教材,解决新教师对家庭教育‘茫然无知’的现状。”干亚莉说。

筹建高层次的家庭教育研究所,将家庭教育纳入公共服务体系,这些都是教师们的呼声。刘芳赟认为,家庭教育是学校教育的同盟军,作为学校教师有责任对家庭教育进行适当指导,但家庭教育指导应该由学校、政府、社会机构等共同来承担。

“希望家庭教育法早日出台,家庭教育支持支撑体系能逐步构建起来。”一位乡村教师这样盼道。


下一篇
浙ICP备号
Copyright@1984-2006 浙江教育报刊总社.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教育报刊总社 版权所有 建议分辨率1024*768 IE6.0下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