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版:校园视窗
本版新闻列表
 
上一篇  下一篇
2019年12月2日 星期

金华这所小学的书面家庭作业怎么没了


□本报通讯员 钱 媛

“瞧,这是我们新的家校本。从这个学期开始,我们全校学生都没有书面家庭作业了!”本学期,金华市金东区曙光小学学生的家校本有了大变化,从一年级至六年级,全面取消书面作业一栏,取而代之的是阅读、背诵、跳绳、垃圾分类、日行一善等各类诵读、实践作业,该校称之为“非书面家庭作业”。

学生放学回家,没有任何书面作业?在小学低段,还比较容易实行。但是,等到了高段,学业压力增大,他们还能安然享受“非书面家庭作业”的福利吗?曙光小学的破解之道是什么?

提出取消书面家庭作业的人,是该校校长张根兵。今年9月中旬,张根兵和学校中层一起,跟随各班班主任,随机走访了10多户学生家庭。在这次家访过程中,他发现了一个对学生健康成长十分不利的现象:由于学校地处城郊,生源很大一部分来自附近农村,他们放学后的学习环境令人担心。张根兵说,不少学生家中没有书房,没有台灯,甚至没有一张像样的书桌。“在这样的环境中做家庭作业,学生的视力堪忧啊!”

在走访过程中,也有不少家长向张根兵反映:“孩子在家里做家庭作业效果不好,字迹潦草,应付了事,我们说了也没用,改不过来。”“孩子做作业慢,很拖拉,经常需要催,有时候要做到晚上10点左右。”……

“其实,这些问题并不是个例,而是很多父母面临的一个共同教育困境:如何辅导孩子做作业。我们老师则要扪心自问:布置书面家庭作业的成效在哪里?”张根兵说,小学阶段,因家庭作业引发的亲子关系紧张困扰了不少家长,取消书面家庭作业,值得一试。

如今,曙光小学“非书面家庭作业”模式已经推行了3个月,受到了大部分学生、家长的欢迎。当然,也有个别家长会担忧:孩子没有书面家庭作业,成绩会不会下滑?甚至有一些高年级学生家长,主动向教师申请“适当布置一些书面家庭作业”。在张根兵看来,家长的这种担心没有必要,取消书面家庭作业,并不意味着教学的这一环节不重要了,该校自有破解之道,他们的秘诀在于课后托管服务——“4点钟学堂”。

据了解,曙光小学的课后托管服务,参与学生1400多人,参与率达94%。“4点钟学堂”从下午3点开始到4点30分结束,分为两部分。其中3点到3点40分是有趣的社团活动项目,涉及体育类、艺术类、棋类、科技类、信息技术类等53个项目;3点50分到4点30分,是作业整理课,就是在这节课上,学生要把当天未完成的书面作业“日日清”。

方惠娜是该校六年级班主任。她表示,不再给学生布置书面家庭作业,对教师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考验。“一节课只有40分钟,我们必须向课堂要效率,才能保证学生有充足的听、说、读、写时间。一堂课下来,每分每秒都要利用充足,都要上到点子上,因此,教师的备课、教学能力很重要。”

“这个学期,我们每天都会开展各类教研活动,全校老师都参加,任何一堂课都能成为我们研讨的主题。”副校长王莹说,为了打造高效品质课堂,各科教师组成了一个个教研小组,每天开展形式多样的“微教研”。所谓“微教研”,就是人数少、范围小,主题更精准,四五位教师就能集中开展一次研讨活动。“‘微教研’时间短,20分钟左右。我们要求每位参与的老师,都要说出这堂课的3个优点、2个不足。通过这种‘头脑风暴式’的点评,大家一起精心打磨一堂堂课。”

“当老师的课堂有品质了,很多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当学生的书面作业都在学校里完成了,他们就有了更多的时间去阅读、去运动、去动手实践、去发展爱好和特长,这不就是我们办教育的初衷吗?”张根兵说。


上一篇  下一篇
浙ICP备号
Copyright@1984-2006 浙江教育报刊总社.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教育报刊总社 版权所有 建议分辨率1024*768 IE6.0下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