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版:综合新闻
本版新闻列表
 
下一篇
2019年12月2日 星期

制定惩戒规则,还需听听教师的想法


□朱小峰

11月22日,教育部公布《中小学教师实施教育惩戒规则(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规则》)。《规则》提出,教育惩戒是教师履行教育教学职责的必要手段和法定职权。其中,教师可以对违规违纪、言行失范的学生视情况实施一般惩戒、较重惩戒、严重惩戒和强制措施,这引发了热议。

《规则》作为意见征求稿公布,向全社会征求意见,听听大众对于教育惩戒的想法和建议,这是一件好事。教育惩戒不单涉及学校,还与广大中小学生及其家长息息相关。实施教育惩戒的缘由、办法和保障,一定要取得全体利益关联人的共识,也只有取得家长的理解与配合,教育惩戒才能顺利实现其功能。

但笔者认为,作为教育惩戒的具体实施者和直接行为人,制定教育惩戒规则,还需先征求一下教师的意见,先听听他们的声音。教育惩戒是教师针对学生的不合范行为,对学生的身心施加某种影响,使其产生悔改之意,以达到矫正目的的一种教育方式。对于惩戒,教师最关心的是两个问题:一是能不能对学生进行惩戒,二是敢不敢对学生进行惩戒。

能不能惩戒,这是要求教育主管部门和学校根据相关法律法规,给教师赋权,让他们有依有据地用惩罚来矫正学生的过错行为,维护正常教学秩序,保证教育教学效果。

从目前来看,相关法律法规中并没有明确规定教师的惩戒权,尽管未成年人保护法、义务教育法及教师法中都有相关的规定,在一定程度上赋予了学校和教师对学生进行批评和管教的权力。不过,如何开展批评和管教,将教师的批评管教细化分类成具体的惩戒办法,还需要专业的司法解释说明。

敢不敢惩戒,是要求教育主管部门和学校能做好教师开展惩戒的“压舱石”,让教师放心地使用法律法规赋予的管教权,而不必担心被家长投诉或者被媒体热炒,从而噤若寒蝉,畏首畏尾。实际上,如果没有足够的后盾保障,一旦发生相关纠纷,教师“孤军奋战”,结果是不言而喻的。比如,《规则》里提出,“一般惩戒包括点名批评,责令赔礼道歉、做口头或书面检讨,适当增加运动要求,不超过一节课堂教学时间的教室内站立或者面壁反省”,万一教师在以“增加运动要求”的方式对学生进行惩戒的时候发生意外,能否保证教师的正常惩戒行为不会被随意解读为体罚,能否保护教师不被追责,是对有关部门和学校的极大考验。

一言以蔽之,解决目前教师对于学生“不愿管、不敢管”的困境,必须首先要给教师放权,其次要让教师放心,这样才能够真正将教育惩戒用好,最终服务于教育教学。


下一篇
浙ICP备号
Copyright@1984-2006 浙江教育报刊总社.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教育报刊总社 版权所有 建议分辨率1024*768 IE6.0下浏览